您的位置:书林网 > 科幻小说 > 我给妖怪开诊所 > 252 随船粗发

《我给妖怪开诊所》 252 随船粗发

    “咋的了?爹。”

    许多年抖未曾见到自家老子发这么大的火,杜威心头颤颤巍巍,以致于声音都有些颤抖。

    杜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下去,手掌在杉木餐桌的桌面上反复摩挲,似乎这样可以些许减轻他心头的烦闷。

    沉默良久,道:

    “你老子我,要破产了,这还得是运气好的情况下,大概率,我是要坐牢了。”

    杜威傻眼了,望向旁边的杜大娘,但杜大娘一言不发,只是用双手揉搓红通通的眼角,抽泣。

    “叔儿。是不是家里的生意出问题了?”

    观察了许久的鲁岐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测,开口向杜老爷子询问道。

    老爷子又叹了口气,对杜威说:“丢人现眼的玩意,当着你爹你妈的面儿就敢跟那娘们儿扯破鞋,按辈分来说,那是你阿姨辈儿的!你啥时候要是能有鲁小子一般的头脑与担当,我就是真去坐牢,也没遗憾了。”

    杜威撇撇嘴,没敢回话。

    杜老爷子转头对鲁岐说:“小子,咱们爷俩儿掰开饽饽说馅儿,今天找你来不为别的,叔儿知道你懂些那方面的东西,就你刚才的观察来看,那两个人,对劲儿不?”

    鲁岐想了想,道:“姓孟的男的头发少了些,目光涣散,走路时步履飘忽,像是纵欲过度的症状。至于那女的嘛……”

    稍作停顿,鲁岐深吸口气,将这口气屏在鼻腔良久,终是吐出,缓缓开口道:

    “那女的,很骚!”

    杜威听了这话当时就憋不住了,抢话道:“你们看,姓鲁的也看出来了,那女的,骚!使她先勾引我的!不能都怪我!”

    杜老爷子恨不得脱鞋一把将自己那完蛋儿子嘴巴拍歪,恶狠狠地瞪过去,吓得杜威登时噤声。

    此时的杜大娘也止住了抽噎,听了这话,忍不住应道:“你们小孩子家家的,评论人家这方面做啥?”

    杜老爷子说:“鲁小子说得也没错,那女的年龄乘以二怕是也赶不上老孟,她要是不骚,又凭什么钻进老孟的怀里,不过话说回来,我找你小子来,不是让你评价人家私生活的。”

    鲁岐摇摇头:“我说骚,就是骚,不是人的骚,而是狐狸骚。”

    “你是说那女的,不是人?”杜威瞪大了眼,满是难以置信。

    “你也不想想,无论是多魅惑的人,都不至于略施手段,便教你在二老面前失了心智吧?”

    杜威听了这话,顿觉刚才的窘迫场景如今有了台阶下,此刻,就算对面不是狐狸精,也得是狐狸精了!

    杜少爷阅花无数,怎么会在自家爹娘面前被女人勾引呢?不存在的!

    所以,杜威点头如捣蒜,故作高深状道:

    “对对对,我自打一进屋,就觉得那女的不对劲儿,其实刚才我不过是小小地欲擒故纵一下,想看一看那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底!”

    呵呵,鲁岐心说,你刚才怕不是想探人家底,而是想探人家底裤吧……

    “这女的有问题,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儿?详细说说。”

    听鲁岐说那女的是狐狸精而并非人类,杜老爷子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找错人,路也没有走错,一切似乎也都有了希望,讲话也有了力气。

    “鲁小子你也知道,我当年是靠水产发的家,十几年前开了咱们宁市最大的水产市场。”

    “是的,我诊所开业的时候,拉的就是咱家水产市场的赞助。”鲁岐接道。

    听到这话,杜威眉头抽了抽,那特么是你拉来的赞助么?明明是讹来的!

    “是啊,咱家的水产都是自家渔船,在宁武河上打捞出来的,前阵子出了宁武河水质污染那一档子事儿,导致家里生意不太好做,工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但生活总归还过得去,但是最近。”

    杜老爷子鼓了口气,道:

    “但,这两个月,厂里死了四个工人了,打鱼时落水淹死的。虽然尸检时最终都被认定为意外,但是已经引起官方的关注,再这样下去,我这厂子也就真没法开了。”

    “所以这时候,你那姓孟的老朋友找你,要低价收了你的厂子?”鲁岐问。

    杜老爷子点点头,又摇摇头:“那人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并没有过多交集,不过是泛泛之交罢了,但水产厂出事的消息早就被我刻意压制下来,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消息,又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实在没办法了,水产厂我经营了一辈子,那是我的命啊!所以……”

    不等老爷子说完,鲁岐摆摆手。

    “行,这事儿交给我吧。”

    ……

    是夜,月不明,星稀。

    宁市西侧,宁武河最大的港口。

    这里停着大大小小数十艘渔船,分属各家规模不一的水产公司,当然,也不乏个人私有的散户渔船。

    但数量最多的,还当属印着杜家“凡兴水产”标志的渔船。

    “你家三十几艘船,今天晚上出港的,就这一艘?”

    鲁岐对身后眼睛红肿的杜威问道。

    刚刚听到即将家道中落的消息,杜公子也上火了,眼圈通红。

    “大哥,两个月连死了四个人,谁还敢出船啊?就这一船的人。都是三倍工资之下才出现的勇士。”杜威有气无力地说。

    “都出这事儿了,你们就还非得在黑天出船?白天出船不行吗?强行制造恐怖背景?”

    杜威探口气说:“这么多年得打捞,宁武河里的鱼本就不多了,再加上上阵子水质污染的事情闹的,谁还敢吃宁武河的鱼?

    现在的鱼,都是开船逆流而上,到宁武河上路主河打捞来的,水路太远,一天根本回不来,必须在前一天晚上就出发,才能在第三天早上回来赶上早鱼市。

    走吧,咱们上船。”

    说完,二人前后上了这艘写着“凡兴水产”的渔船,汽笛声响起,这艘排水量十余吨的钢铁渔船缓缓驶离港口,朝着夜色进发而去。

    谁也没看到,渔船所过,分开水花带来的涟漪之中,一道火红人影踏着水面,缀在渔船之后,

    不疾不徐。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