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林网 > 散文诗词 > 战斗吧凶鸡 > 第六一三章《不可言喻》

《战斗吧凶鸡》 第六一三章《不可言喻》

    沉闷的雷声从魔雾之上的天际滚过,轰轰隆隆的就像是大车碾过大地,豆大的雨滴从上面砸落下来,让这个世界在瞬间就臣服于雨水的冲刷之下了。

    那些从魔雾之上低垂下来的树妖触手,就像是天然形成的洒水器具,把这些顺流而下的雨水泼洒到中心区域里,那个变异特奥菲卢斯·克里尔翻整出来的泥土地里,而躲藏在下面沟壑里的宋子明,也不可避免的被淋了一个通透。

    趁着哗哗大雨声肆虐的档口,宋子明开始转身悄悄往外退去,他必须要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了,要是继续待下去的话,等大雨把这些沟渠灌满后,游着离开可是不会舒服的。

    可也就是在个时候,宋子明突然从哗哗的雨水中,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说不上来是什么声音,很轻微但跟雨水的声音却是有区别的,他停下脚步缓缓转身仔细观察,那些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还在用根须触手洒水,似乎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宋子明的身体伏的更低了,大雨很快就注满了他所存身的沟壑,让盯着一块黑化植物的他,就像是一团漂浮在水面上的枯草。

    透过雨线,他看到有一部分特奥菲卢斯·克里尔开始散开,但也仅仅是散开而不是离开,实际上这些散开的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还在,一个个依次组成了正确的两排,在中间留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就像是在迎接什么东西的到来。

    宋子明屏声静气的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个样子古怪的东西出现了,这玩意个头大概跟家犬一般大小,样子却长的跟个蜘蛛一样古怪,在身体的两侧对生着六条腿肢,这六条腿肢呈现出黝黑闪亮之色,看着似乎比精金利刃都要危险。

    这个古怪危险的东西速度极快,撕破雨雾疾速在特奥菲卢斯·克里尔拱卫的中心区域绕行,宋子明埋身水中仔细观察这个家伙,当看到有蓝色光幕从它身体前端射出时,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妙,想也不想就屏息潜入到了沟壑内的水里……

    蓝色光幕扫了过来,却停留在了宋子明藏身之处,照射的水下都蓝汪汪的一片,附近的特奥菲卢斯·克里尔同时爆发出愤怒的吼叫,不计其数的根须触手挥洒着水珠抽打下来。

    暴露了!

    宋子明心里闪过一片明悟,浑身上下的力量猛然释放出来,水面炸开从四溅的水花中窜上空中,盘龙锤挥舞如风,在滴落的雨水中砸出一个穹幕,又重重的击打在一根根须触手上,将其砸开的同时,也借着反震之力控制住身体朝后落去。

    就在这短短一瞬间,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巨型眼睛盯住了他,多如发丝的树妖触手逶迤而来,从四面八方把他围困在了落地后的那一小片区域。

    宋子明此时汗毛直竖,以及丝毫感觉不到雨淋了,他的精神力高度集中,从身体内释放出来的神秘力量,在瞬间就将他推入到了神计状态里。

    盘龙锤在他手中几乎就没停止过舞动,每一次变化都对应着周围,这数百树妖触手可能会发起的攻击,被如此多的巨型眼睛盯着的感觉,还没有来得及进入到宋子明的思考区域,便被接踵而至的紧张给冲散了,此刻在宋子明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翻涌,在促使着他从身体的颠覆状态,进入到更高的颠覆状态,那就是——一定要活下去……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想象中的疯狂攻击却并没有发生,这些树妖触手眼睛只是围困住了他,却并不发动任何的攻击,就像是一个用眼球垒成的深井,围困他,观察他,且保证他没有办法可以脱困而去。

    宋子明就在这些巨型眼睛的观察下,将身体做出了无数次的转动,将盘龙锤调整出了无数次的攻击前蓄力,可依然是没有寻找到可以让自己突围的可能性,就在他无法承受这样折磨人的压力而准备放手一搏的时候,周围这些围困他的树妖眼睛却突然散开了……

    就像是时光的倒流,这些让人恐惧的根须触手,全部都按照原先行来的路线又全部都退了回去。

    在紧张欲死的氛围里,突然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让宋子明呆愣当场,根本就无法想象这些杀戮者树妖们,为什么在完全可以撕碎自己的情况下,却突然就这么诡异的放过了自己,这些可怕的家伙们,不正是因为会杀死所见的一切生物,才被夜魔人称为杀戮者的吗?

    就在宋子明心里思考这一诡异情况时,那片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蓝色光幕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将他上上下下照了一个通透。

    宋子明把盘龙锤横在身前,做出了一个防御性的动作,他对这种蓝色光幕厌恶的紧,感觉就像是自己赤身**被人窥视一般的难受,如果可能,他甚至于想冲过去,将释放出这种蓝色光幕的那个古怪玩意儿给砸碎,但理智却在强行压制他的这种冲动,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的话后果很可能是他自己所无法承受的。

    蓝色光幕在他的身体上上上下下扫了很久,然后在天空中传来的一声炸雷轰鸣中,突然瞬间敛去,与此同时,那个如同是黑色大蜘蛛一样的玩意儿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身体快速的分解溃散,又快速的重组站起。

    宋子明呆滞的看着眼前一切,看着那个从崩灭中站起来的“人”,看着那一双满是怜悯和悲戚的蓝色眼睛,最终消失在缓缓合拢起来的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身体后。

    特奥菲卢斯·克里尔们紧紧靠在了一起,在宋子明的眼前形成了一道顶天立地的坚墙,把他跟那只人形精金兽彻底隔绝开来。

    宋子明就像是个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的内心翻起了惊天狂澜,因为在那个人形精金兽隐没于特奥菲卢斯·克里尔之后前,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它并没有张嘴,耳朵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是,却在心里听到了它的警告。

    ——离去吧、这里不欢迎你!

    那只出现在特奥菲卢斯·克里尔族群里的精金兽,直接通过心灵在跟他说话,这个觉悟让宋子明突然间产生出巨大的恐惧,他根本就不敢深入分析这种可怕事情发生的内因,有一种无可言说的预感在告诉他,弄清楚这些事情对他来说,很可能是一种不可承受的悲剧……

    而且,就在那个人形精金兽后面,在被大雨遮蔽的未知所在,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东西存在,宋子明并不能看到它,但却能够真切的感觉到它的存在,每一次感受都让他有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可想要遗忘这种感觉,却又是万分的艰难。

    雨下的愈发大了,就像是天河开了个口子,无穷无尽的水倾泻而下,直欲把这世界淹没于汪洋中。

    宋子明丧魂落魄的往回走,凶鸡已经站起身等在了那里,只是他此刻却没有了迅速返回去的心,而是一个人在雨中慢慢走着,任由雨水冲洗他的身体,内心了未必不是在想,让那种不敢触及的疑虑,也能够随这雨水而去。

    大雨如注一直都没有停,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淹没了特奥菲卢斯·克里尔留下的沟渠,就算是凶鸡这样的庞然大物,在行走的时候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宋子明逐渐调整好了内心的恐惧,决定把自己看到的这些诡异事件,永久的埋藏在心里不告诉任何人。

    虽然,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聚集之处,必然还隐藏着巨大的秘密,但他已经不打算过去深究了,在这个世界上很多秘密长久存在,并不会因此就影响到任何人的生存,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自寻烦恼呢!

    圣王陛下的意志不会改变,但前往白井却并非只有这一条路可行,特奥菲卢斯·克里尔或者说那个精金兽,占领那片区域无论做什么,帝国都无法通过命令让其离开,要么另寻他途,要么跟这些实力恐怖的特奥菲卢斯·克里尔战斗到底,宋子明坚信,如非必要,帝国是不可能愿意跟这些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进行战争的。

    帝国所谋求的是前往白井的安全道路,并非是来帮助夜魔人收复失地,只要这些特奥菲卢斯·克里尔不主动攻击帝**队,彼此间就有和平共处的可能性存在。

    宋子明回到落鹰山大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几片有线型虫子的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表皮碎片,交给了闻讯而来的将作监少监霸夏,他把自己看到的特奥菲卢斯·克里尔异状,详细给这个家伙讲了一遍。

    有预感告诉宋子明,这些貌似不起眼的线型虫子,对于帝国来说应该很重要,至于说具体有多重要,却是需要这个将作监少监来评定了。

    因为这些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表皮碎片,只是简单的被他收集起来装在普通布袋中,中间还曾潜入过水下,一路上还被雨水淋个透彻,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虫子能不能存活,却成为了宋子明比较担心的问题。

    霸夏听完宋子明的讲述后,对于这些特奥菲卢斯·克里尔表皮碎片也是非常重视,还找专业人员过来,用器械将那些表皮碎片一点点掰碎,最终还是找到了那种线型虫子,而且是活的还不止一只。

    宋子明看着将作监那些人脸上的喜悦,自己也在心里舒了一口气,千辛万苦的下山奔波一趟,要是带回来的只是几块儿树妖皮,以及几只死虫子的话,即便是这些人都不说什么,他自己也会感觉到尴尬。

    落鹰山大营的建设因为大雨而停下了,从山上流淌下来的雨水,在摧锋卫驻扎的营区外路沟里汇聚成一条小溪,等到了夜晚的时候,随便便来缠着宋子明要去营外小溪玩儿,她善于察言观色,又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听话懂事儿的小孩儿,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宋子明最近都不再军营,她自己已经闷的要生病了的样子。

    这个夜魔人小女孩的心思宋子明一望便知,但从内心里却还是无法拒绝那双希冀的眼神,最终答应了她的请求,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披着蓑衣跟几个老卒一起带着宋冰走出了军营。

    其时天空中的雨丝还未停止,落到蓑衣上有种静寂是簌簌声,因为是在山上碎石较多,并没有下面地面的那种泥泞,想反,那些碎石中的泥土还因雨水而被冲走,让这些碎石才上去还会发出相互摩擦的声响,让这夜色更加平添了己分寂静出来。

    走出营区没多远,便是宋冰所说的那个小溪所在了,摧锋卫当初正是考虑到排水问题,因此在选择在此处建营的,那个路沟宋子明还专门去看过,但宋冰却应该对此一无所知,之所以能够将这路沟描绘的美轮美奂,大约全都是听那些摧锋卫军兵们讲述的吧!

    实际上,在宋子明看来,应该稍微大点儿的路沟,因为大雨而汇聚成了一个哗哗淌水的小溪,实在是没啥能够好玩儿这个词挂钩的东西。

    但宋冰却是异常的兴奋,就跟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一样,不仅不满足于在小溪边儿上玩,竟然还央求宋子明允许她下去建坝蓄水。

    这话说出来让宋子明一阵恍惚,仿佛一下子就又回到了末日谷那里,他用力摇摇头把这个念头赶走,再看宋冰时却见那双大眼里已经有雾团升起……

    “大人,这丫头难得出来一次,有兄弟们在旁边照看着,不会出啥事儿的……”

    有跟宋子明亲近的老卒,在他身后低声说了一句,却是不知,那句——难得出来一次,让宋子明心里感触凭生。

    是呀!若是在帝国里,如宋冰这样的年纪,正是天真烂漫最喜乱跑的时候,那里可能会整日躲在军帐里困居,说穿了还是自己总将其看作是个俘虏而已呀!

    小溪也只是小溪,里面是水量也并不算打,唯一让宋子明担心的就是因为地势落差大,而让水流迅疾,只不过如果有老卒在旁边照看,安全方面倒也算不上有什么问题,想到这里他便苦笑着点头说。

    “下去玩儿可以,但要小心,可不要被这溪水给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