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林网 > 散文诗词 > 幻想乡的流亡者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混沌巫女的传说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混沌巫女的传说

    幻想乡,永远亭。

    秦钺炀一进门,就将大门反锁上,而且还用结界进行了覆盖。

    “解决了?”身后传来永琳的声音。

    “姑且算是。”秦钺炀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密封罐,“艾勃隆细胞和异型细胞,送你了,她们两个怎么样?”

    “按你说的,只维持生命,不进行治疗。”永琳拿起两个罐子,带着秦钺炀往地下走,“我给梅莉她们盖了个章打发她们回去了,这里就我们三个,所以你也不用卖关子了。”

    “我知道,但其实也没什么。”秦钺炀看了看地下室墙边的两个生命维持容器,还有正针对两人状况进行系统微调的辉夜,“她们两个的体内都有生物细胞残留,直接治疗只会让那些细胞增生,所以我让你帮我叫人。”

    “她还没来,你刚刚就把门锁了。”

    “没关系,我进的来。”露米娅从墙角的阴影里钻出来,是少女形态,“可是为什么会叫我呢?”

    “没什么,认识一下。”秦钺炀走到两个容器前,维罗妮卡和阿兰的状况都不怎么好,“救她们很简单,像我对露米娅那样就行,契约,所以永琳你可能要失望了。”

    “你那到底是什么契约?”露米娅的事情外面的人不清楚,可永琳绝对是门清,那么大的动静,又过了这么久,即便没人说,她也知道个大概。

    “巫女契约……虚无之暗的,混沌巫女契约。”秦钺炀示意辉夜打开容器外壁,“这是我……好像还不是我的时候的能力,本来用不了的,不过露米娅的力量补全了我之后,这力量也回来了,而露米娅就成了第一个祭品。”

    “说的这么吓人,但这不是挺好的能力吗?”露米娅也明白秦钺炀所谓的认识一下是什么意思了,“也就是说我的地位其实就相当于早苗在守矢神社的地位?”

    “宾果,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我原本的位阶很高,所以我最多可以契约四个巫女? 而灵梦和早苗都是单独的。”虽然不知道博丽神社到底供的是个什么神? 但是位阶上肯定不能跟原本的秦钺炀比,“不过这契约也不是万能的? 只有相性足够高的人才能契约? 而且既然叫巫女不叫巫男,女性之外的性别也无法契约。”

    “那问题来了? 小魔和艾尔的契约又是什么?”永琳将容器里的两人搬出来,放在两张床上? “那个不一样吧。”

    “小魔和艾尔用的其实就是天启四骑士契约? 只不过我改成了女仆契约,那个契约你们其实也能用,并不只限于我,那个契约的链接程度比不上混沌巫女契约? 而且也没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只不过我跟小魔之间还有一道灵魂契约,两个契约融合变异之后,程度上跟混沌巫女契约也差不多。”

    秦钺炀的两只手分别按在维罗妮卡和阿兰的肚子上,黑暗之力开始涌动,而两人的身体也开始出现颤抖的反应。

    “现在? 四人聚其三……”由于两人都处于虚弱昏迷状态,这一次的契约要比露米娅那一次容易的多? 而且本身两人跟秦钺炀的相性就非常高,两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并且气息也稳定下来,“起!”

    两人同时睁开眼睛? 把凑近盯着看的辉夜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当时就吓死了? 然后过了五秒才活过来? 秦钺炀和永琳连唢呐都掏出来了。

    “你们好啊,新朋友。”露米娅摆出一副无面召唤者的脸,就差来上一句‘我再也不孤单了’,“感觉如何,维罗妮卡?”

    “我靠我脑子里多了好多东西……我靠这是啥?巫女契约?啥意思啊?咋回事啊?”维罗妮卡的智商又掉线了,或者说,本来就没多少。

    “这还不明白,以后你就是主人的rbq……咳咳,奴隶了。”露米娅摆出一副吓人的脸故意说着狠话。

    “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维罗妮卡直接缩到墙角缩成一团开始大叫,叫了足有十几分钟,突然停下,“诶,奴隶和宠物哪个地位比较高来着?”

    “好像都差不多,是吧?”露米娅转头问永琳,但永琳的头早就转了三百六十度吹着走调的口哨故意不趟这浑水,“辉夜桑你说呢?”

    “我哪知道,老子可是公主。”辉夜看着从刚才就站到一边没有任何表示的阿兰,“你为啥没点反应呢?”

    “有什么必要吗?不也挺好吗,我终于有机会还债了。”阿兰还是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有右半边身体的一部分露在外面,“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欠这家伙的可多了,认个主人也不是什么大事。”

    阿兰和维罗妮卡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而且开始跟露米娅争夺起巫女长的位置,两人的力量都因为契约的关系有了飞跃性的上涨,但这种上涨是等比例的,所以,维罗妮卡依然是食物链的最底层,被另外两人压着一顿胖揍。

    “这样这件事就算完结了吧,你在想什么?”永琳无意中看到,秦钺炀的表情有点怪,那是一种说不清是疑问还是高兴的表情。

    “刚刚,我突然有种预感,现在混沌巫女四聚其三……而最后一个,很快就要出现了。”秦钺炀不靠谱的第六感又来了,而且这一次前所未有的清晰,就好像……“我开始有点期待了。”

    一周过去。

    “……就这样,等我把手头的任务搞定交上去,我就回来。”阿兰还是要暂时离开,因为她的手头还积压着一批赏金猎人的任务,“也就几个月吧,最多不超过一年,到时候我给你们带伴手礼回来,拜拜。”

    “她最后还是不愿意摘下伪装啊……”送别的队伍只有彼岸居的全员,而在这一个星期里,阿兰依然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自己那被严密包裹着的秘密,对此,大家也都能理解,只不过还是有些遗憾,尤其是文文,“啊啊……希望下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