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林网 > 都市言情 > 猎谍 > 第四章 反应不一

《猎谍》 第四章 反应不一

    唐城不在重庆的这段时间里,搜索队并没有因此懒怠,这个张山只是他们众多线索中的一个,也是调查最为详细的一个。调查的结果,唐城已经看过,但他还是觉着赵大山他们调查张山的时候,一定还有疏漏。时间很快过去两天,军统总部那边还是迟迟没有回应,而唐城这边,却已经有了新的发现。

    “这个人叫赖文光,表面上,此人是文华布庄的老板,实际这个赖文光却是张山的上线,他们平常接头的地方便是城南距离惠客来饭庄不远的那家赌场。”在唐城身后的黑板张,一张明显属于偷拍的照片,贴在黑板的正上方。在这张照片的下面,还有其他两张照片,是张山和那对男女的照片。

    “根据我的判断,张山和出现在惠客来的那对男女,应该属于同一个情报小组,而这个赖文光,就是这个情报小组的头目。”唐城用手中的小木棍点着黑板最上方的那张照片,赵大山等人闻言,都下意识的记住照片里的那张面孔。“这个赖文光是咱们接下来的重点监视对象,按照以往咱们和日伪特务交手的经验来看,这个赖文光手里一定有数量不定的内线,也就是咱们常说的汉奸叛徒。”

    “这一次,咱们需要改变之前的行动方式,发现目标就先监视起来,等摸清楚所有的情况之后,然后给他们来个连窝端。”唐城的声音不算大,但赵大山等人,却从唐城的声音中听出浓浓的戾气来。唐城没办法不生气,如果不是警局那边出了问题,这些想要在城中租赁房屋的日伪特务,可能早就已经露出马脚,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城中活动。

    “队长,这次的行动,咱们还要不要通知重庆站那边?”赵大山自持为唐城的心腹老人,故意装着不知情的向唐城问出一个众人心中一直在暗自琢磨的问题来。虽然大家知道重庆站这阵子不大对劲,可他们也都知道唐城和张江和之间的关系,何况重庆站就是这重庆城里的大拿,搜索队接下来的行动根本瞒不过重庆站那些人。

    “不用!”唐城到是干脆,直接给了赵大山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我一会就去重庆站,这次的行动,咱们自己单干,所有消息线索,都不得透露给重庆站知晓。”既然张江和已经预感到,重庆站内部有人暗中使坏,唐城也就没了主动送好处给重庆站的心思,他宁可直接将这次行动的结果,直接汇报去军统总部。

    半个小时之后,唐城出现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这一次唐城再来重庆站,发现这里的气氛似乎比自己上次来要好了些。“他们知道你回来了,就都变老实了!”张江和给出的说辞,令唐城一头雾水,心说自己又不是军统的人,怎么可能影响到重庆站的人该如何做事。“你还别说,真就是因为这个!这些见不得光的家伙,真心是怕你!你回来了,他们就都老实了!”

    看着张江和那张一本正经的面孔,唐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对方给出的解释,和张江和默默对视一眼之后,唐城这才张口说出自己的来意。“我这边已经有了确认的目标,不过我这次打算改变一下行动方式!以前都是我这边提供目标线索,然后联合你们一块行动,这一次,我打算撇开重庆站,等抓到人之后,直接上报给军统总部。”

    唐城这话自然是说的理直气壮,但是听在张江和的耳朵里,却是另一个意思。“小五,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么一弄,可就算是得罪这帮子人了!”张江和看着唐城那张还略显年轻的脸,马上不假思索的开始劝说起唐城。“就算局座欣赏你的能力,可他也不好太过关照你,毕竟军统内部同样存在派系争斗,局座有时候也必须要做出妥协。”

    “叔,你觉着我是需要看人脸色做事的人吗?”唐城并没有正面回答张江和,反倒是反问起张江和来。“那天从你这里回去之后,我仔细想了一遍,结果发现就算我没了搜索队这些人,也一样能活的很好。况且从南京开始,我可从没给你们军统添过麻烦,反倒是一直帮着你们抓捕日伪特务来着。”

    “我在上海的时候,认识一个美国商人,他说国外有一种新新职业,叫做赏金猎人。按照字面意思理解,这个新新职业应该跟打猎有关,实际不然。这个赏金猎人实际是跟部门合作的一个新新职业,是专门帮助部门抓捕逃犯的,只要依照通缉令抓到逃犯,就可以带着抓到的逃犯去部门领取一定数量的赏金,我以后就打算干这个了。”

    唐城表情轻松的从张江和面前抓起香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支香烟之后,唐城美滋滋的在沙发里坐下来。“我从一开始帮着你们抓捕特务,为的就是挣钱养家,现在好了,既然有人开始盯着我了,大不了我解散搜索队就是了。以后你们军统再想从我这里要线索和情报,付钱就可以,没有钱免谈。又或者,我可以直接抓到日伪特务,然后来你们军统换取酬金,这样大家就皆大欢喜了。”

    张江和一脸狐疑的看向唐城,他有些看不出唐城这话到底是真是假,不过看唐城此刻的表情,到是很轻松。嘴里叼着香烟的唐城,才不会在乎张江和盯着自己看个不停,自从上次张江和表示自己的办公室可能被人监听之后,唐城就打算不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说较为隐秘的话语。所以,他刚才那些话,一半是有感而发,一半是故意说给张江和听的。

    张江和脸上的狐疑神色还没有散去,就看到唐城正冲自己不住的眨眼,和狐狸比只差一条尾巴的张江和,马上就明白了唐城的意思。看着苦笑连连的张江和,唐城斜起嘴角,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笑意来。“叔,我今天来,就是想从你这里借用几个刑讯好手,我那边都差不多准备妥当了,说动手就要动手的。”

    唐城说着话,伸手抓起张江和面前的钢笔,飞快的在纸上写下一段话。张江和低头看过唐城写在纸上的那段话之后,只是默默冲着唐城摇头,军统总部那边迟迟没有回应,他也不好催的太狠。唐城见状,脸上不禁露出失望之色来,他原本以为军统总部那边,会顺水推舟接纳张江和的建议,可他却没有想到,军统总部那边会选择了拖字诀。

    唐城低头想了想,之后又在纸上写下一行字,张江和看了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唐城知道军统总部,很快会跟着国府整体搬迁来重庆,到时候重庆站站长的位置,就会成为众目睽睽之下的鸡肋位置。与其守着这个受气包一样的鸡肋职务,还不如先找借口跳出这个泥潭,哪怕是来领导搜索队,也好过做一个几乎没有实权却要屡屡顶包的重庆站站长。

    唐城给张江和出的主意是装病不出,就像已经装病半个月的王秉璋,就算做不成重庆站站长,但只要有唐城和搜索队在,张江和就绝对不会去做冷板凳。见张江和不肯采纳自己的建议,唐城只好退而求其次,又给张江和出了个让权的建议,建议张江和在重庆站内部,明确并加重副站长的职权。

    唐城给张江和的这个建议,不算很高明,只要是个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张江和在军统中从不参加派系争斗,这几乎就是军统内部众所周知的事情,一旦军统总部搬迁来重庆,张江和这样一个没有派系支持的散仙,就一定会被替代掉。现在给代表黄埔系的副站长分权,也算是对黄埔系的示好之举,毕竟军统总部的那位局座大人便是黄埔系的干将。

    张江和虽说不参与派系争斗,可他也并不是个油盐不进之人,执掌重庆站的这段时间里,张江和的眼界无疑要比以前开阔不少。唐城的三个建议,虽说还有不少瑕疵存在,但张江和却已经真正明白了唐城的意思。当初从南京调来重庆,就已经证明了唐城的眼光没有问题,这一次,张江和自然也是选择了相信唐城的眼光。

    短短三天时间里,张江和就已经向军统总部发送数次申请,军统总部虽说全都压着没有回应,可实际上,军统总部因为张江和的申请,已经快炸锅了。好好的站长,说不做就不做了,包括张江和在军统总部的那些老友在内,没有人站在张江和这一边,他们甚至都觉着张江和这是失心疯了。

    远在重庆的张江和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军统总部的人不知道,但他们中却有人已经猜出,张江和主动发送申请去军统总部的举动,应该跟刚刚返回重庆的唐城有关。正帮着张江和想对策的唐城,也并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自己又再一次的进入了军统高层的视线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