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林网 > 散文诗词 > 地府巡灵倌 > 第1382章 奇物无形

《地府巡灵倌》 第1382章 奇物无形

    “你早就预定好了五年,故意说是十年的吧?就等着我还价呢。”

    古镜愤怒的瞪我。

    “你早就晓得我预定好了五年,故意演戏配合的吧?”

    我左侧嘴角上挑。

    “额?哈哈哈。”

    古镜一愣,随即开怀大笑。

    “哈哈,喝酒,喝酒!”

    我也高兴了,斟满了美酒,再度一饮而尽,心头只剩两个字了,痛快!

    等他笑完我才放下酒碗,用袖子抹干净嘴角,忽然说:“为何古禅佛宗新的传承者可以解藏经阁封印?”

    “因为封印我的主要是那套金属黑书,藏经阁诸多阵法只是辅助,而那套黑书原本是我的本命法具,得到传承的时候顺势继承到手的。

    当我被驱逐的时候它就和我解绑了,不再对我认主,遗落在外。

    不知如何落到法珑寺和一众高人手中,他们当然不会被黑书认主,但却于无意中发现了此物逆天的封印能力,灵机一动的应用到藏经阁之中,将我镇住了。

    所以说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当时就明白了,只要新的传承人出现,身体碰到黑书,就会被其认主,那么,它将脱离藏经阁跟随新主人,我这边自然就解封了。

    这就是一线生机啊!千多年来,我就指着这个念想活着呢。

    看着黑书是一套,其实只有一本,配合手心如来,才是完整的传承者身份印记。

    它没有特定名字,黑书只是我得到它之时心头所想的样子,它就化成那个模样了,其本体是个透明无形的存在,能摸到但看不到。

    我认为,你被它认主的时候,应该可以给它改个样子了,端看你当时想的是什么样儿了,它会如意幻化。

    在你还是它主人的时期内不会改变姿态。

    神奇吧?至于名字?你自己可以新起一个,我就是随意的喊它为黑书,但其实能感觉到,这件宝物不太喜欢这个样子和名字。

    可惜我的认主度较低,从未见过内中器灵,唉,有缘无份啊。”

    古镜感慨声声。

    我吃惊的说不出话了,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物,也算是开眼界了。

    原来千多年前法珑寺一众高人封印古镜的时候,竟然用上了原本属于古镜的黑书法具,想来法珑寺中也没谁知晓内中的弯弯绕,无意中就留下了一个天大破绽在那,一直到现在,我成为新的继承者,得,古镜看到曙光了!

    这过程听着就如此离奇,充满一饮一啄自有天意的宿命感。

    天意古镜该有脱身之时,而我决定顺天而行。

    总有些和电影中的主人公喊着逆天而行口号,最终也能登临险峰,成就大事业。

    但不要忘了,那些主角是有光环加持在身的,他们是大气运者,逆天行事也能成功,多么的振奋人心?

    可我不同啊,根据前几夜好悬被诅咒弄死和求援蛇妖一家不成反被驱逐出来的悲催经历算,我是没有主角光环在身的,顶多就是命大一些,至今还没死呢,谁要是因着这个就告诉我是个大气运者,那一定啐他一脸!

    就这?还大气运呢?老子都快被折腾散架了?

    所以我只能顺天应人,万万不敢逆天行事。

    既然天意给了古镜重新出世的机会,那我没理由阻拦。

    “好,那你就算是应下我的六个条件了呗,那么,发誓吧,记着用上心魔。”

    我又喝了一碗酒,催促对方做事。

    事到临头古镜反而犹豫起来,我也没再催促,一边吃着最后一根火腿肠,一边再倒上碗美酒,颇有不醉不休的架势。

    古镜沉默五分钟,才认真的说:“我可以发誓,你呢,难道不需要理顺一下条件,让它更稳妥吗?”

    我一愣,缓缓问:“有什么不妥的吗?”

    “当然有了,比如,你想在短时间内变成高手,那就需要承受天大的痛苦,万一你承受不住魂消魄散了呢,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古镜这话让我心头直跳。

    “风险这么高的吗?”

    “你当做游戏呢,不高还叫做禁术吗?要我说,你不如换个条件,我找个机会帮你三下五除二的干掉目标不是省事多了?”

    “不行,外界发生那般大事,我需要力量加持。”

    “那你就得理顺条件了,至少得改变做事的顺序,先将我放出去再说其他。”

    一番对话后,我沉吟起来,但最终还是坚持己见。

    末日即将到来,没有一身大本领,我哪有信心保护住家人和同伴?

    为了力量,必须冒险。

    所以我也得给出新承诺,内容是,先帮古镜脱身,之后古镜再履行誓言。

    原本计划是先变为高手再去帮古镜的,好嘛,这就反了个了?

    听我改了顺序,古镜放下心来,举起三根手指,按照要求以心魔发下了重誓。

    真的非常重,一旦违背会天打五雷轰的那种。

    古镜绝对够狠,知道不说的重一点我始终存疑,那对合作是没有好处的。

    听他毫不犹豫发誓出去后不会滥杀无辜,我心头不由疑惑:“这和印象中的大魔头人设不符啊,魔头不就是随意滥杀无辜的存在吗?

    怎么觉着他丝毫不抗拒这条呢,奇哉怪哉,难道说,关于千多年前魔头大开杀戒的故事并不可信?”

    想到这里,不由的想起一句不知谁曾说过的名言,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心头有所领悟。

    最关键的一环完成了,紧跟着自然是去触碰金属黑书帮古镜脱困了。

    他再三催促,我不情不愿的喝了好几碗美酒,起身,随他出了密室,赶赴书架区。

    古镜带我走的是另一条路,非常便捷,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出现在书架之中了,这位置距离伙伴们所在一定不近,都没听到赵飘飘和金苑的声音。

    古镜亲自帮我挪来三角高梯,示意该行动了,此地镇他太久了,他的眼底都是对出去的渴望。

    这次,他毫不掩饰内心。

    急的都快红眼了。

    我摇摇头,将有些上头的醉意压下去。

    脑袋似乎清明了许多,回想一番和古镜的谈判,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了,这才登上了梯子,一步步的向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