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林网 > 散文诗词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情况再变

《带着军需来大明》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情况再变

    而就是这个时候,突然有斥候回报说是发现五星军有小股部队从边境城市波贝城而出,正向沙缴城而来。闻讯之后的暹罗军很是不解,守在沙缴城的暹罗将军当下派人前往阻拦,一幅要劝告对方停止前进的模样。

    而就在波贝城与沙缴城中央地带,双方相遇。一面是两千人杂牌队伍的柬埔寨军,一面是兵力达到了五千人数的暹罗正规军。跟随保护的五星军老兵很快做出了决定,这一战可以打,至少以他们的眼光来看,若交由他们来战的话,不用两千,一千人就可以获胜。在这个决定下,第一次练兵之举开始了。

    杂牌兵就是杂牌兵,没有经过太多的训练,多数人靠的是一股子蛮力,首战的结果毫无意外的失利了。出兵两千人,当场被杀三百余人,余下逃回。按着老兵侦察员获知的消息,连一百的暹罗兵都没有杀死。

    消息传回到杨晨东的耳中时,他丝毫不觉得意外,一些没有经过系统训练,只是一些个莽夫和拼蛮力而已,拼凑到了一起,连基本的默契度都没有,想要打败有基本纪律的暹罗军,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像是所谓的江湖人士,或许单打独打他们让人头疼,可一旦集中起来,不管人数再多,也难是朝廷大军的对手一样。

    这些个老挝男子组成的军队,真想要取得胜利的话,等何时知道配合了,见惯了鲜血了,真正成熟起来了,或许就可以拥有打败暹罗军的资格。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好在的是杨晨东有时间可以等。

    甚至这些人就算是死的再多,杨晨东也不会露出难过的心情来。这些原本就是异族,甚至在某一时间内,他还想过怎么遏止异族人口的发展以及对这些已经成年的异族男子要采取着如何的态度和手段。

    这就有了异族女子嫁给汉人,所生之子女皆可以入汉的律法,正是杨晨东想到的手段之一。现在来看,效果是不错的,而如今在有了异族男子消耗在战场上这一招棋,以后便是异族女子想要嫁人,没有了男人,他们也就只得选择汉人了。

    这是消灭异族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汉人男子的一种福音,更是杨晨东为汉人的大一统而做的“阴狠”手段。或许有些人可以看出这一点,或许后世会有人就这件事情进行评说,甚至还可能有人因此而指自己的脊梁骨,但杨晨东都已经无所谓了。

    他要的只是汉人强大制霸世界的那一天,那个事实。至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那都并不得重要了。套用一句话来说,管他死后洪水滔天呢。

    第一次的进攻失败了,但很快第二支柬埔寨军就发出了。他们或是因为五星军仅仅万人不到就与十几万的暹罗军打那么久且大获全胜而鼓舞,而生出了看不起暹罗军的意思;或是杨晨东给予胜利者的条件太好了,让他们忍不去试试;或许是因为想要经过这一战来证明自己,告诉家乡的亲人还有和自己同族的那些个女人,世上不是只有五星军会打仗,是真男人,他们也可以做到的。

    不管什么原因吧,不断有着柬埔寨军前赴后继,在五星军的管制下,以两千人为一支队伍,分成数支进入到暹罗国境,寻找着与暹罗军一战的机会。

    此刻,暹罗王都曼谷城,马大力部长做为杨系的代表已经出现在了这里,并受到了相国哈莫德的热情接待。

    什么是政治家?两人的表现可见一斑。不管之前双方打的多么凶悍,死伤了多少人,当这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是满面的春色。不清楚内情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以为这两人一定是多年的老友,根本想不到现在他们都在想着法的算计着对方。

    一路入城,哈莫德甚至还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夹道欢迎仪式,以向民众表明他们暹罗国还是爱好和平的,即便是在形势大好之下,依然还是与杨系派来的使者进行和谈,表明了他们宽广的心胸。

    是的,在多数不明情况的暹罗百姓心中,他们刚进入大城时期没有多久,他们是最为强大的。即便是这一场面对五星军的战争中,他们从开始到现在,也一直占据着主导的地位。

    前不久不是还传来,五星军的首领被他们围起来,若非是考虑到以后的和平,想要劝降这位首领的话,怕是当时就可以直接的将人杀死了。那可是十几近二十万包围不到一万敌人的战争,就算是一人一口吐沫下去,怕战争也是会结束的吧。

    马大力走在哈莫德的身边,一脸的笑容穿街而过,实则他和他的团队都将街道旁百姓的议论听进了耳中。而但凡能进入外交部门工作者,自然都是有些学问之人,其中就有不少杨家学院毕业的和赤嵌城学院毕业学生们,在他们入学之时,便接触到一门叫外语的课程,用奠基者杨晨东的话来讲,想要打败敌人,首先就要了解敌人。

    为此,这支队伍里,马大力可是带来了不少懂暹罗语的人才,即便是他自己,普通的日常对话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有了这方面的优势,街头百姓的对话自然而然的就落入到他们的耳中,让他们对于曼谷城的情况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和得到了第一手的真实资料。

    这一切都在哈莫德的意料之外,他是清楚来人队伍中一定有懂暹罗语的人,就像在他的身边就有懂汉语之人。但人数一定不会太多,不然的话他也就不会弄什么夹道欢迎借以表达自己的真诚了。

    双方穿过了闹事,最终来到了城中专门负责招待其它国来使的大院,一入这里,原本脸上都带着笑容的马大力与哈莫德就都像变了一个人般,收敛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马贵使,远来劳顿,且先休息一下晚上,待有何事我们明日再谈吧。”哈莫德没有马上进入角色,他需要给马大力休息的时间,他自己也要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要采取什么样的接待对策。

    马大力一幅听不懂哈莫德说什么的样子,直到一旁的翻译将其转话来汉文之后,他这就点了点头道“多谢相国大人的理解,即是如此,我们明天再见。”

    所说的明天再见,让任何人想不到的是这一推就是长达半月以后的事情了。

    当然,这一刻的哈莫德是真的准备明天与马大力好好的谈一谈,看看对方有什么样的要求,所以在安顿好了五星军来使一行人后,他就直奔向王宫而去,按着他的意思是先到国王这里进行报备,领一下大概的旨意。

    进入王宫,相国哈莫德不仅看到了国王意利其,同时还在这里看到了一直镇守着暹罗国西疆的另一员一品大将春哈旺。

    春哈旺,用大明的制度来说,属于外戚,他的妹妹嫁给了意利其,且深得恩宠,也因此,这个人从一个小小驻兵百人的将军几度升迁,最终成为了仅次于哥丹的一品大将。

    外戚不得干政,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春哈旺也因此不得不出了王都,去往了暹罗国最为安全的西境,当了一个名誉上的一品将军,主要负责与阿瓦王朝打交道,说白了,就等于完全被架空了起来。

    这一次与五星军的全面开战,由抢夺了先机再到现在的对方对峙,形势逐渐向不好的方向发展,可谓是举国用兵之时,做为一品将军的春哈旺自然回归了。

    不仅如此,他一回来就带来了一个刚刚从军方那里获得的好消息,那就是五星军的北面和东面的进攻突然变得无力了起来,前方不断传来了暹罗军打了胜仗的消息。

    有好消息传来,意利其自然是高兴无比,得知春哈旺的来意后,马上就给予了接见,这便知道事情的始末,知道了五星军进日不断的发起着攻击,虽然说规模都不是很大,但实实在在的是展开了攻击,暹罗军自然是给予还击了,原本是抱着一场恶仗的想法,可谁想到,五星军突然间变得不能打起来,局部地区的战斗,最终都以为他们的胜利而告终。

    “此事确实吗?”国王意利其脸下带着有些不相信的问着。

    “确实,各方都有战报送了过来,这其中就有哥丹将军亲写的捷报。”春哈旺一脸讨好而喜气洋洋的说着。

    所谓爱屋及乌,因为喜欢他的姐姐,对春哈旺本人,意利其自然是不讨厌的。现在对方又带来了胜利的消息,他不由便开怀般的大笑了起来,这可是与五星军战事开始到现在,意利其笑的最为放松的一次了。

    就是这个时候,哈莫德进宫汇报情况,在看到国王笑得如此开心之时,他也是一脸的好奇,“陛下,但不知何时让您如此的高兴,说出来也让臣下高兴高兴呀。”

    “哈哈,好,春将军,你把事情在与相国说上一遍。”意利其心情很好,当下允诺。

    。